全新的繁體中文 WordPress 網站

心碎崗山–我的第二次教師甄試之慘不忍睹

話說昨晚抱著一本前晚買的計概總複習睡著,其結果是一覺醒來已是六點三十分。
太早了嗎?
不。太晚了!!應試地點在崗山,八點開始筆試,而我人在鳳山!!
我火速刷洗整裝刮鬍子後,再抽空查了一下火車時刻表,發現只有一班火車可坐:七點三十分開車,到崗山火車站七點五十二分,我還得求神保佑火車不慢分(這種願望似乎太過份了點)。當下決定坐計程車直奔崗山。
下雨,大雨,傾盆大雨。路況很差,車子走走停停。運將先生是個能言善道的中年男子,一路上沒停下來超過十秒鐘,而且唱作俱佳。我記得沒錯的話,他?居是在我們剛上高速公路第一次遭小偷的,當他可憐的?居第三次遭小偷時,我們已下崗山交流道。停下來問好路後,未避免冷場,運將老大又說了另一個?居車門被撬開三次,並在第四次將小偷當場活逮並飽以老拳的精彩短篇。
車到校門,已是八點零五分。
完成報到手續,找到考場,坐下來調整完呼吸後,八點十三分,我再度check一下淮考證,嗯,沒錯,考到八點五十分。
在確定連筆試都沒過之後,招了一部往高雄的空車(這是上一個熱心的運將教我的,反正這些車空車也是回高雄,我可以坐地喊價),我試探性的問了一下:往高雄嗎?能不能便宜點?
運將給我一個熟悉的笑臉:唉,你說多少就多少啦。200成交,便宜一半。接下來我們就在他批評今日台灣國高中課程內容不符實用的激烈演說聲中抵達高雄,由於我這個聽眾表現稱職,一路頷首徵笑給予肯定,運將老大很啊莎力地送我到家。
咦?我今天是去做什麼的?
忽然想起我的朋友小龜說過的話:欸,怎麼辦?我覺得我年紀愈大話愈多欸,而且不講又很難過….(後來又說了很多,我忘掉了)。

發佈留言